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m88备用网址观察 / 正文

胡懋仁:香港乱局之根源

2019-09-03 20:24:24 作者: 胡懋仁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香港的某些反对派们认为,只要去掉中央政府的管控,香港就会在回归前那样美好。这只能是一个自欺欺人的观念,于实际没有任何关联。所以,香港未来的出路到底要怎样走,这还真是一个不小的问题。以为通过政治上的途径来解决经济上的困难,这恐怕是走不通的。

香港乱局之根源

来源:北航老胡之闲话   作者:胡懋仁

香港所遭遇到的经济上的困难与矛盾,不可能通过政治方面的动荡得到解决。可能香港的某些反对派们认为,只要去掉中央政府的管控,香港就会在回归前那样美好。这只能是一个自欺欺人的观念,于实际没有任何关联。所以,香港未来的出路到底要怎样走,这还真是一个不小的问题。以为通过政治上的途径来解决经济上的困难,这恐怕是走不通的。而在经济上从根本上放弃资本主义,似乎在短期内也不是太现实。

香港乱局之根源

香港乱局产生的一个因素,或许有不少人没有注意,那就是香港在回归后,自己走的资本主义道路并不顺利。

1997年,香港回归后的第二天,金融大鳄索罗斯就发动了金融大战。企图把香港的财富席卷一空。有人说,这是针对中国政府的,要给中国政府在收回香港后一点颜色看看。这种说法或许有那么一点靠谱。但问题在于,索罗斯除了针对香港,还把泰国、韩国、以及东南亚的一些国家,甚至包括台湾地区,都给捎带进来了。其中泰国与韩国损失最为惨重。这样看来,说索罗斯只是针对香港,只是针对中国就有点勉强。资本要剪羊毛是不分地区的。

尽管中国中央政府尽全力支持了香港,稳住了香港,但是在亚洲金融危机之后的香港,走过的道路依然不太平坦。香港贫富差距在不断扩大,经济矛盾、社会矛盾也在不断发酵。而在政治上的反对派,更是在不断地煽风点火,极力搅动香港的稳定,这使得香港的经济更充满了变数。

特区政府确实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但是,由于回归后,香港的制度方面有很多是沿用了旧时的体例,没有大的改革与更新,所以特区政府想要做的事,往往都被所谓程序,被反对派所掣肘,非常难受。这次修例风波就可以看到香港体制的严重缺陷。而且基本法二十三条有关国家明升88的配套法律也一直迟迟没有立法,这本身也与反对派的捣乱,以及香港体制自身的问题有着大大小小的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

在回归后,似乎香港的经济再也没有达到更高的辉煌。其实,过去香港在四小龙的时代,当时的辉煌与美国在亚太的战略有着直接的关系。美国为了各种目的,有经济上的,有政治上的,为了削弱中国大陆,为了显示资本主义比社会主义更为优越,所以在越战的中后期,就拼命在投资方面大力支持台湾与香港,使这两个地区的经济有了较快的发展,GDP数字看起来很漂亮。这样美国和西方媒体就有话说,说社会主义的中国大陆比不上资本主义的台湾和香港,等等。美国对韩国和新加坡的政策也是类似的。

而在越战结束后,香港与台湾的发展还有一段连续的延伸时期,即一直到八十年代,香港与台湾的经济都还说得过去。而在七十年代末,中国开始进行改革开放,香港的经济也由此得到一个巨大的支撑背景,大量香港投资进入大陆,这也大大刺激了香港自身经济的发展。所以香港的美好时光就延续了更长的时间。

但是,在香港,资本主义经济道路遇到了与世界其他地方也实行资本主义道路同样的困境。这样的困境香港是无法避免的。所以,回归之后香港在经济上不可能不与世界上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与地区一样,遭遇到资本主义自身所带来的必然矛盾。当然,在大陆的支撑与力挺之下,香港的困难多少能得到一定的解决,但在根本上仍然是无法避免的。例如,香港过度依赖房地产业,虽然在海运业等方面有所收益,但香港的房地产业一直存在着很大的矛盾。一方面,对住房的刚性需求,本来是对房地产业的一个重大的推动力,另一方面,香港又把房地产作为投资的重要领域,使得所谓刚性需求者面临无钱购房的尴尬局面。而在政治方面,香港的所谓反对派一直在片面强调两制,而有意忽视一国,甚至用两制来压制一国。这为他们自己的政治道路立下了不少障碍。这从另一方面则加剧了香港的经济困境。而香港的反对派则把经济上的困难又归罪于中央政府。这种毫无逻辑的无厘头的判断让香港在许多方面都混乱不堪。

香港所遭遇到的经济上的困难与矛盾,不可能通过政治方面的动荡得到解决。可能香港的某些反对派们认为,只要去掉中央政府的管控,香港就会在回归前那样美好。这只能是一个自欺欺人的观念,于实际没有任何关联。所以,香港未来的出路到底要怎样走,这还真是一个不小的问题。以为通过政治上的途径来解决经济上的困难,这恐怕是走不通的。而在经济上从根本上放弃资本主义,似乎在短期内也不是太现实。

严格说来,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本身就给市场与资本留下了一席之地。所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至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与市场和资本并不是水火不容的。所以,如果香港脱离内地,完全任由自身的资本主义信马由缰,这后面到底会发生什么问题,都很难预料得到。但是如果走上一条与内地所正在走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相互融通的道路,那么香港的前景就远不会那么悲观。

当然,香港在体制上继续保持一国两制是非常必要的。但是对于回归以来香港反对派在实质上不断破坏一国两制的做法来看,对那些错误的做法绝对不能再听之任之。该加强管理的地方一定要加强管理。该放手的地方也一定要放手。香港问题的症结看起来是在政治方面,但是在实质和根本方面,香港的问题还是出在经济方面。当然,政治上对经济的保驾护航还是非常必要的。在这个方面不可以掉以轻心。

在经济上,粤港澳大湾区是一个非常好的整合机会。在大湾区的发展过程中,充分体现出规划制定的优越性和前瞻性,这实质上是把港澳地区纳入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道路的范畴之中。而且,粤港澳既有分工,又有合作,既有协调,又有互补,完全可以改变香港目前经济发展过程中的种种无序现象。这对香港绝对是一件好事情。问题在于香港各界是不是会认可这样的方式,是不是会接纳这样的方式。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北航老胡之闲话”。】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察网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