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m88明升视野 / 正文

詹姆斯·特雷西: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事实(3)

2019-06-03 21:20:13 作者: 詹姆斯·特雷西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理解美国在心理战、舆论战、(虚假)信息战方面的经验和手段,是正确理解客观世界运作规律的必要步骤。本文罗列了中央情报局渗透和控制媒体的50个基本事实,以供读者观摩借鉴。

23. 美国最著名的两份新闻周刊——《时代》和《新闻周刊》都与中央情报局保持着密切联系。“中情局文件中包括了之前的外国记者和通讯员与这两家新闻杂志签订的书面协议。”卡尔·伯恩斯坦这样写道,“埃伦·杜勒斯经常向他的好友、《时代》和《生活》杂志的已故创始人亨利·鲁斯(Henry Luce)说情,而后者已经允许员工中的某些成员为中情局工作,并同意为缺乏新闻经验的其他中情局特工提供工作和证书。”伯恩斯坦,《中央情报局与媒体》。

盗梦空间(1):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事实

图18:亨利·卢斯

24. 前中情局官员霍华德·亨特(E. Howard Hunt)在自传中详细引用了伯恩斯坦的《中央情报局与媒体》一文。“我不知道任何东西能反驳这份报告。”亨特宣称,并暗示这位水门事件的调查记者进行得还不够深入。“伯恩斯坦进一步认定国内某些顶级媒体高管正是中情局的宝贵资产。……而与中情局合作的组织名单是媒体行业不折不扣的名人录,包括美国广播公司(ABC)、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美联社、合众国际社(UPI)、路透社、赫斯特报系、斯克里普斯·霍华德新闻社、《新闻周刊》杂志等等。”引自霍华德·亨特,《美国间谍:我在中情局、水门事件及此外的秘密历史》(American Spy: My Secret History in the CIA, Watergate, and Beyond),Hoboken NJ: John Wiley & Sons,2007,第150页。

盗梦空间(1):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事实

图19:《美国间谍:我在中情局、水门事件及此外的秘密历史》

25. 记者大卫·威斯(David Wise)和托马斯·罗斯(Thomas B. Ross)于1964年出版了《隐形的政府》(The Invisible Government)一书,该书成为了针对中情局的第一次重要曝光。中央情报局当时为了不让公众接触到此书,考虑买下所有印数,但最终还是决定不这么做。“在某种程度上,人们只是由此开始认识到,这个影子政府正在影响着1亿9千万美国人的生活。”作者威斯和罗斯在书的序言中写道,“涉及和平与战争的重大决策往往是在公众视野之外做出的。一位知情的公民可能会怀疑美国的外交政策经常公开朝向一个方向,而暗中则由这个影子政府向相反的方向进行。”引自丽萨·皮斯,《中央情报局的帝国反击战》,Consortiumnews.com,2014年2月6日。 [5]

盗梦空间(1):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事实

图20:《隐形的政府》

26. 中情局对新闻媒体的渗透影响了公众对深层事件的看法,并强化了这些事件的官方解释。例如,沃伦委员会(Warren Commission)关于约翰·肯尼迪总统暗杀事件的报告几乎得到了美国媒体的一致赞同。“我从未见过一份官方报告受到像沃伦委员会1964年9月24日公布的报告这样众口一词的赞美。”调查记者弗雷德·库克(Fred Cook)回忆道,“所有的主要电视网都专门为报告制作了特别节目和分析;第二天,报纸都刊登了长篇专栏,详细介绍了调查结果,并附有特别的新闻分析和社论。判决毫无异议。报告回答了所有问题,没有留下任何怀疑的空间。李·哈维·奥斯瓦德(Lee Harvey Oswald)独自一人暗杀了美国总统,没有得到任何帮助。”弗雷德·库克,《特立独行:五十年调查记者生涯》(Maverick: Fifty Years of Investigative Reporting),G.P. Putnam’s Sons,1984,276页。

27. 1966年底,《纽约时报》开始围绕肯尼迪总统被暗杀事件中沃伦委员会未能提供满意解释的诸多问题进行调查。“它从未完成,”作家杰里·波利科夫(Jerry Policoff)评论道,“《纽约时报》也从未再质疑过沃伦委员会的调查结果。”随着故事进展,这位《纽约时报》休斯顿办公室的首席记者“说他和其他人提出了‘很多未回答的问题’,而《纽约时报》并没有费心去寻找答案。‘我会找到一条好的线索,然后就会有人让我停下来,把我送去加州写另一个报道什么的。我们从来没有真正派人深入过这个问题。我们并不是真的严肃。’”引自杰里·波利科夫,“媒体与约翰·肯尼迪谋杀案”(The Media and the Murder of John Kennedy),收入彼得·戴尔·斯科特、保罗·霍克和拉塞尔·斯泰勒(PeterDale Scott, Paul L. Hoch and Russell Stetler)编辑的《暗杀:达拉斯及更多》 (The Assassinations: Dallas and Beyond),New York: Vintage,1976,265页。

盗梦空间(1):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事实

图21:《暗杀:达拉斯及更多》

28. 1966年,当新奥尔良地区检察官吉姆·加里森(Jim Garrison)开始以1963年11月22日前几个月里李·哈维·奥斯瓦尔德在新奥尔良的所在地点为核心问题调查肯尼迪遇刺事件时,“他遭遇了两股飓风的交叉打击,一股来自华盛顿,另一股来自纽约。”历史学家詹姆斯·迪尤金尼奥解释道。“当然,第一股来自政府,特别是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以及干预程度较轻的白宫。纽约的飓风则来自主要的主流媒体,如《时代》、《生活》和NBC等。这两家传播巨头发挥了重要作用,把加里森推到了嘲讽和批评的最前沿。这场精心策划的活动……成功地通过制造关于这位地区检察官本身的争议,将公众注意力从加里森的发现上转移了开来。”迪尤金尼奥,前言,收入威廉·戴维(William Davy),《让正义实现:吉姆·加里森调查的新亮点》(Let Justice Be Done: New Light on the Jim Garrison Investigation),Reston VA: Jordan Publishing,1999。

盗梦空间(1):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事实

图22:《让正义实现:吉姆·加里森调查的新亮点》

29. 中央情报局和其他美国情报机构利用新闻媒体破坏了加里森于1966—1969年间对肯尼迪遇刺事件进行的独立调查。加里森主持了唯一一个有传唤权的执法机构,以认真调查围绕着肯尼迪谋杀案的复杂细节。他的一个主要证人——戈登·诺威尔(Gordon Novel)——逃离了新奥尔良,以避免在加里森组织的大陪审团面前作证。据迪尤金尼奥的说法,中情局局长埃伦·“杜勒斯和中情局开始将新奥尔良的逃犯与十几名中情局的友好记者联系起来——这些记者公然企图摧毁加里森的名誉,并继续撰写关于这位地方检察官的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引自詹姆斯·迪尤金尼奥,《被背叛的命运:约翰·肯尼迪、古巴和加里森案件》(Destiny Betrayed: JFK, Cuba, and The Garrison Case),第二版,New York: SkyHorsePublishing,2012,235页。

盗梦空间(1):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事实

图23:《被背叛的命运:约翰·肯尼迪、古巴和加里森案件》

30. 中情局官员维克多·马切蒂(Victor Marchetti)曾对作家威廉·戴维说过,他在1967年作为时任中情局局长理查德·赫尔姆斯的助理,参加工作人员会议时,“赫尔姆斯对前战略情报局官员、中情局特工、吉姆·加里森调查中的主要嫌疑人克莱·肖(Clay Shaw)的困境表现出了极大的关注,他问工作人员:‘我们是否为他们提供了所能提供的所有帮助?’”引自威廉·戴维,《让正义实现:吉姆·加里森调查的新亮点》。

31. 中央情报局的“媒体资产”将“阴谋论(conspiracy theory)”一词的贬义维度引入了西方语汇,证据可见“1035-960号文件:关于对沃伦报告的批评”(Document 1035-960 Concerning Criticism of the Warren Report)(http://www.jfklancer.com/CIA.html)中所提出的设计,这份中情局公报是在1967年初发给世界各地的中情局办公室的,当时律师马克·莱恩(Mark Lane)的《匆忙审判》(Rush to Judgment)还排在畅销书榜单前列,而新奥尔良地方检察官加里森对肯尼迪遇刺事件的调查刚开始受到掣肘。

32. 《时代》与中央情报局的密切关系源于该杂志出版商亨利·鲁斯与艾森豪威尔的中央情报局局长埃伦·杜勒斯之间的友谊。当前新闻记者理查德·赫尔姆斯于1966年被任命为中情局局长时,他便“开始培养媒体”,促使记者对中情局进行正面报道。根据《时代》华盛顿记者休·西德尼(Hugh Sidney)的回忆,“‘有了约翰·麦克纳(John McCone)和理查德·赫尔姆斯,每次杂志要对中情局进行报道时,我们就会做个大纲,找到他们,把大纲给他们看……我们从未被误导过。’同样,当《新闻周刊》1971年秋天决定做一篇关于理查德·赫尔姆斯和‘新间谍’的封面故事时,根据《新闻周刊》的一名工作人员所说,该杂志直接找中情局要到了大部分信息。而那篇文章……整体上反映了赫尔姆斯努力推销的路线:即自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期以来……中央情报局内部关注和声望的明升m88备用网站已经从秘密行动转向了情报分析,而且‘绝大多数被招募的人员都是要去’情报部的(Intelligence Directorate)。”引自维克多·马切蒂和约翰·马克斯(John D. Marks),《中央情报局与对情报的膜拜》(The CIA and the Cult of Intelligence),New York: Alfred A. Knopf,1974,第362—363页。

盗梦空间(1):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事实

图24:《中央情报局与对情报的膜拜》

33. 1970年,吉姆·加里森撰写并出版了半自传《基石遗产》(A Heritage of Stone),这部作品展示了这位新奥尔良地区检察官是如何“发现中央情报局在美国境内活动,以及中情局是如何花了六个月时间才回答沃伦委员会关于奥斯瓦尔德和杰克·鲁比(Jack Ruby)是否曾与中情局合作的问题的”。加里森的传记作者、坦普尔大学人文学科教授琼·梅伦(Joan Mellen)评论道。“作为对《基石遗产》的回应,中央情报局调动起了其媒体资产”,这本书遭到了《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华盛顿邮报》、《芝加哥太阳报》和《生活》杂志的书评撰稿人的猛烈批评。“约翰·伦纳德(John Leonard)的《纽约时报》书评经历了一场变形记。”梅伦解释道,“原先的最后一段是挑战沃伦报告的:‘整个事件里有些东西非常糟糕。’伦纳德这样写道,‘为什么没有在贝塞斯达检查肯尼迪的颈部器官是否有正面射击的证据呢?在德克萨斯州合法要求调查之前,为什么他的尸体就被迅速送到了华盛顿?为什么?’这段话在后来《纽约时报》的版本中消失无踪了。整个专栏的三分之一都消失了,书评最后的结尾是:‘坦率地说,我更愿意相信沃伦委员会的工作非常糟糕,而并非不诚实。我情愿认为加里森发明了一些怪物来为无能做出解释。’”引自琼·梅伦,《告别正义:吉姆·加里森、肯尼迪的暗杀,以及原本应当改变历史的那一案件》(A Farewell to Justice: Jim Garrison, JFK’s Assassination, and the Case That Should Have Changed History),Washington DC: Potomac Books,2005,323页,324页。

盗梦空间(1):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事实

图25:《告别正义:吉姆·加里森、肯尼迪的暗杀,以及原本应当改变历史的那一案件》

34. 中央情报局计划部门副主任小科德·梅耶(Cord Meyer Jr.)呼吁哈珀出版社(Harper & Row)的名誉总裁老卡斯·坎菲尔德(Cass Canfield Sr)暂停出版阿尔弗雷德·麦考伊(Alfred McCoy)的《东南亚的海洛因政治》(The Politics of Heroin in Southeast Asia)一书,该书基于作者的实地调查和耶鲁大学博士论文,检视了中央情报局在鸦片贸易中的明确作用。“他们称我的书是对国家明升88的威胁,”麦考伊回忆说,“中情局官员要求哈珀出版社禁止出版它。值得赞扬的是,坎菲尔德先生拒绝了。但他同意在出版前审阅书稿。”引自阿尔弗雷德·麦考伊,《海洛因政治:中情局在全球毒品交易中的共谋》(The Politics of Heroin: CIA Complicity in the Global Drug Trade),Chicago Review Press,2003,xx页。

盗梦空间(1):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事实

图26:《海洛因政治:中情局在全球毒品交易中的共谋》

35. 美国空军上校、五角大楼与中央情报局的联络员弗莱彻·普鲁蒂(L. Fletcher Prouty)的《秘密团队》(The Secret Team)一书叙述了作者对中情局的黑色行动和间谍活动所知的第一手资料,但它的出版于1972年遭遇了大规模的审查运动。“审查运动要在全国和世界范围内杀死这本书,”普鲁蒂说,“它被从国会图书馆和大学图书馆里拿走了,我收到过太多能证明这一点的信件了……在中情局强有力的控制之下,我的书遭遇了一家主流出版商Prentice Hall和一家主流平装书出版商Ballantine Books的拒绝。”引自弗莱彻·普鲁蒂,《秘密团队:中情局及其同盟控制了美国和世界》(The Secret Team: The CIA andIts Allies in Control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World),New York: Sky Horse Publishing,2008,xii页,xv页。

盗梦空间(1):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事实

图27:《秘密团队:中情局及其同盟控制了美国和世界》

36. 在1975年的派克委员会(Pike Committee)听证会期间,国会议员奥蒂斯·派克(Otis Pike)问中情局局长威廉·科尔比(William Colby):“你有没有中情局的人在为电视网络工作?”科尔比回答说:“主席先生,我认为这就进入了那些我想进入执行会议再讨论的细节。”(译注:executive session,是美国参议院每日会议的一部分,主要审议提名、条约或美国总统提出的其他项目。该会议可以以开门或闭门方式进行,但“执行会议”一词仍用于指闭门的委员会会议。无论如何,出席执行会议的人都会宣誓保密。)会议室一被清空,科尔比就承认在1975年“中情局为11名特工使用了‘媒体掩护’,比秘密行动的全盛时期要少得多了,但无论多少提了问题,也无法说服他谈及那些与中情局合作的出版商和电视网络大佬们。”引自肖尔,《净化空气》,第275页。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风云之声
1 2 3 4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