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方位: 主页 / 观念 / 举世视界 / 正文

詹姆斯·特雷西: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实际(2)

2019-06-03 21:20:13 作者: 詹姆斯·特雷西 谈论: 字体大小 T T T
了解美国在心理战、舆论争、(虚伪)信息战方面的经历和手法,是正确了解客观国际运作规则的必要过程。本文罗列了中央情报局浸透和操控媒体的50个根本实际,以供读者观摩学习。

10. 达雷尔·加伍德(Darrell Garwood)指出,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后期,中央情报局妄图经过“浸透到学术界、布道安排、有影响力的期刊和图书出书商的编委会,以及能够有用影响大众情绪的任何其他安排”来约束针对隐秘活动的批判,并绕过国会监督或潜在的司法干与。引自达雷尔·加伍德,《埋伏:中情局诈骗世人的三十五年》(Under Cover: Thirty-Five Yearsof CIA Deception),NewYork: Grove Press,1985,250页。

盗梦空间(1):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实际

图7:《埋伏:中情局诈骗世人的三十五年》

盗梦空间(1):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实际

图8:《中央情报局诈骗战术手册》

11. 中央情报局常常在修改决议方案中起效果。比方,当中央情报局于1954年着手推翻危地马拉的阿尔贝兹(Arbenz)政权时,总统艾森豪威尔的国务卿约翰·福斯特·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和中央情报局局长埃伦·杜勒斯(Allen Dulles)便要求《纽约时报》的出书人亚瑟·海斯·苏兹贝格(Arthur Hays Sulzberger)将记者西德尼·格鲁森(Sydney Gruson)从危地马拉调到墨西哥城。苏兹贝格将格鲁森调到了墨西哥城,理由是墨西哥可能会遭到这一革新的某些影响。引自皮斯,《媒体与暗算》,302页。

盗梦空间(1):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实际

图 9:亚瑟·海斯·苏兹贝格(图片来历:维基百科)

12. 自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以来,中央情报局“现已隐秘赞助了许多外国新闻服务、期刊和报纸——既有英语的也有其他外语的——它们为中央情报局奸细供给了很好的保护。”卡尔·伯恩斯坦(Carl Bernstein)于1977年报导,“其间一份出书物是《罗马美国日报》(Rome Daily American),直到七十年代,这份报纸的百分之四十仍是由中央情报局具有的。”引自卡尔·伯恩斯坦,《中央情报局与媒体》,宣告于《滚石杂志》(Rolling Stone),1977年10月20日 [4]。

盗梦空间(1):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实际

图10:中央情报局与媒体

13. 中央情报局与新闻媒体界的高管进行非正式联络,这与它和拿薪水的记者及特约通讯员的联系不同,“后者要更多地承受中央情报局的指示”。伯恩斯坦如是说。“其间一些高管——包含《纽约时报》的亚瑟·海斯·苏兹贝格——签署了保密协议,但这种正式的体谅很少见:中央情报局官员和媒体高管之间一般是交际联系——‘就像乔治城的P街和Q街’,一位消息人士说道,‘你是不会让威廉·佩利(William Paley)专门签一张纸说他不会打小陈述的。’”哥伦比亚播送公司主席威廉·佩利“与中央情报局局长杜勒斯的私家交情现在众所周知,这是媒体职业中最有影响力、最为重要的友谊之一。”作者德博拉·戴维斯解释道,“他为中央情报局奸细供给保护,为新闻影片供给片段,答应记者进行陈述,并在许多方面为中情局和首要播送公司之间的协作设定了规范,这一向持续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引自德博拉·戴维斯,《凯瑟琳大帝:凯瑟琳·格拉汉姆与她的<华盛顿邮报>帝国》,第175页。

盗梦空间(1):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实际

图11:威廉·佩利(图片来历:维基百科)

14. “据中央情报局官员所说,到目前为止,中情局与《纽约时报》之间的联系是一切报纸中最有价值的。”伯恩斯坦在他1977年的重要文章中指出,“从1950年到1966年,由该报已故出书人亚瑟·海斯·苏兹贝格赞同安排,大约有10名中央情报局职工得到了《纽约时报》的保护。这种保护是苏兹贝格拟定的报纸方针的一部分——要尽可能为中央情报局供给帮忙。”此外,苏兹贝格仍是中情局局长埃伦·杜勒斯的密友。“这种触摸层面上便是巨子与巨子的会谈了。”一位参加过几回谈论的高档中情局官员说道,“他们在原则上达成协议,对,没错,咱们会互相帮忙。供给保护的问题呈现过几回,赞同实践大将具体安排交由部属处理……巨子并不想知道细节;他们想要合理的推诿。”引自伯恩斯坦,《中央情报局与媒体》。

15. 哥伦比亚播送公司的佩利与中央情报局互作,使得中情局能够使用其网络资源和人员。“现在这种方式的帮忙现已众所周知,一部分有钱人凭借他们的私家利益为中央情报局做出了奉献。”资深播送记者丹尼尔·肖尔(Daniel Schorr)于1977年写道,“但我以为这意味着他和中情局之间现已存在了某种信赖联系。”肖尔指出了“阐明哥伦比亚播送公司已被浸透的头绪”。例如,“一位新闻修改记住,曾有中央情报局官员常在清晨来到纽约播送操控室,在不知道人员的许可下,听了国际各地的哥伦比亚播送公司的记者为‘国际新闻报导’录制的‘新闻点’,并与值勤修改谈论事情。萨姆·贾非(Sam Jaffe)称,他在1955年请求哥伦比亚播送公司的作业时,一位中情局官员奉告他,他会被招聘——随后他被招聘了。然后有人奉告他,他会被送去莫斯科——随后他被送去了莫斯科;他于1960年被指使报导U-2飞行员弗朗西斯·鲍尔斯(Francis Gary Powers)的审判。理查德·萨兰特(Richard Salant)是这么奉告我的。”肖尔持续写道,“当他于1961年初次成为哥伦比亚播送公司的新闻主管时,一位中央情报局的项目官员(case officer)打电话说,他想持续‘佩利和哥伦比亚播送公司总裁弗兰克·斯坦顿(Frank Stanton)所知晓的长时刻联系,但斯坦顿奉告萨兰特他并不知道任何责任’。”引自丹尼尔·肖尔, 《净化空气》,(Clearing the Air),Boston:Houghton Mifflin,1977,第276-277页。

盗梦空间(1):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实际

图12:《净化空气》

16. 《国家查询者》(National Enquirer)的出书人小基恩·波普(Gene Pope Jr.)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曾在中情局意大利办事处时刻短作业过一段时刻,之后一向与中情局保持着密切联络。波普的儿子写道:波普拦下了数十篇关于“中情局劫持和谋杀的详细信息,足以占有一整年的头条新闻”的报导不予宣告,以“卖人体面”。“他以为自己永久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需求他们,等他的杂志到达2000万的发行量时,那些卖出的体面就会变得十分有用。当这种状况发作时,他简直相当于具有了自己的政府部分,会需求保护的。”引自保罗·大卫·波普(Pau David Pope),《我父辈的业绩:我的祖父和父亲怎么建筑纽约并创始了现在的小报国际》(The Deeds of My Fathers: How My Grandfather and Father Built New York and Created the Tabloid World of Today),New York: PhillipTurner/Rowman & Littlefield,2010,309页,310页。

盗梦空间(1):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实际

图13:《我父辈的业绩》

17.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波普的《国家查询者》扣压的一条爆炸性报导,是关于人们长时刻寻觅的玛丽·平丘特·迈耶(Mary Pinchot Meyer)的日记的摘抄。她是肯尼迪总统的情妇,1964年10月12日被谋杀。“写这篇报导的记者们乃至能够把中央情报局反间谍举动的担任人詹姆斯·安格尔顿(James Jesus Angleton)复原到现场中去。”另一篇有宣告潜力的报导则使用了“有关文件,证明霍华德·休斯(Howard Hughes)和中情局勾通多年,中央情报局向休斯供给了隐秘资金支撑,并向27名身在对中情局至关重要的小组委员会的国会议员和参议员供给了竞选献金。此外,还有53家国际公司被点名,并指出它们是中央情报局的幌子……乃至其间还列出了与中央情报局协作的干流媒体安排的记者名单。”引自波普,《我父辈的业绩》,第309页。

盗梦空间(1):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实际

图14:霍华德·休斯,休斯飞机公司创建人,《钢铁侠》和《飞行家》原型(图片来历:维基百科)

18. 安格尔顿在中央情报局反间谍部分担任担任人25年间,“运行了一个彻底独立的小组,彻底由独立的记者奸细干部组成,他们常常履行灵敏的、风险的使命;人们对这个小组知之甚少的原因十分简略:因为安格尔顿成心只保存最含糊的文件。”引自伯恩斯坦,《中央情报局与媒体》。

盗梦空间(1):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实际

图15:詹姆斯·安格尔顿(图片来历:维基百科)

19. 中央情报局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进行了一项“正式训练方案”,仅有的意图便是辅导其奸细怎么从事新闻作业。“情报人员‘被教训要像记者相同发声’,一位中情局高档官员解释道,随后他们会在管理层的帮忙下被安排到首要新闻安排中去。这些人是经过挑选并得知‘你将成为一名记者’。”这位中情局官员表明。但中情局仍是更倾向于聘任现已在职业中建立了威望的记者。引自伯恩斯坦,《中央情报局与媒体》。

20. 众所周知,许多众所周知的报纸专栏作家和播送记者都与中央情报局保持着密切联络。“可能有十几位闻名专栏作家和播送谈论员与中情局之间的联系远远超出了记者与其新闻来历间一般保持的联系。”伯恩斯坦坚称,“他们被中情局称作‘已知财物’,能够依靠他们来履行各种隐秘使命;普遍以为他们在各种主题上都承受了中情局的观念。”引自伯恩斯坦,《中央情报局与媒体》。

21. 弗兰克·威斯纳尔和埃伦·杜勒斯与《华盛顿邮报》的出书人菲利普·格拉汉姆(Phillip Graham)是亲密无间的协作者,《邮报》正是因为同中情局的联系才开展成了美国最具影响力的新闻安排之一。《邮报》担任人“与中情局的私家联系实践上正是《邮报》公司在战后开展速度如此之快的原因。”戴维斯谈论道,“他们的隐秘始于知更鸟举动,一向都是公司秘要。菲利普·格拉汉姆对中情局的许诺让他的朋友弗兰克·威斯纳尔有爱好帮忙《华盛顿邮报》成为华盛顿占操控位置的新闻媒体,他们经过帮忙其两项最重要的收买——即收买《年代先驱报》(Times-Herald)及WTOP播送电台和电视台——做到了这一点。”引自戴维斯,《凯瑟琳大帝:凯瑟琳·格拉汉姆与她的<华盛顿邮报>帝国》,第172页。

盗梦空间(1):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实际

图16:菲利普·格拉汉姆

22. 跟着第一次国际大战完毕,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政府让记者兼作家沃尔特·李普曼(Walter Lippmann)担任为咨询会(Inquiry)招募奸细,这是一个创始的超级隐秘民间情报安排,其效果触及为预备威尔逊的和平谈判而承认信息以及为华尔街的投机者和石油公司承认外国的自然资源等。该安排的活动构成了中情局终究履行功用的原型,即“方案、搜集、消化和修改原始数据”,前史学家塞尔万多·冈萨雷斯(Servando Gonzalez)指出,“这大致相当于中央情报局的情报周期:方案和辅导、搜集、履行、产出和剖析,以及传达。”咨询会的大部分成员后来都成了外交联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成员。李普曼则持续成为了《华盛顿邮报》最闻名的专栏记者。引自塞尔万多·冈萨雷斯,《心理战与新国际次序:对美国人民的隐秘战役》(Psychological Warfare and the New World Order: The Secret War Against the American People),Oakland, CA: Spooks Books,2010,第50页。

盗梦空间(1):中央情报局与媒体的50个实际

图17:《心理战与新国际次序:对美国人民的隐秘战役》

责任修改:东方
来历: 风云之声
1 2 3 4
相关引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现已有0人表态
时刻: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址: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承认报名后,奉告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