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m88备用网址观察 / 正文

张文木:毛泽东思想与当代世界体系治理

2018-12-26 13:58:00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社会主义实践相结合的产物,它是中国人民在解决近现代世界问题的实践中提供给世界的治理世界的中国思路和方案。因此,要理解毛泽东思想,不仅要认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基本线索,更要认识中国历史,尤其是近代中国半殖民地历史及其文化演进的特点与脉络。

6、

张文木:毛泽东思想与当代世界体系治理

目录

一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社会主义实践相结合的产物

二毛泽东思想使中国人民站了起来且立于不败之地

三中国共产党建立的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的制度,不仅是对中国的发展,也是对亚洲和平作出的划时代贡献

四国家的统一性和主权的完整性是世界体系现代性的基础

五毛泽东思想与当代世界体系治理

讲毛泽东思想与当代世界体系治理,要从认识论、中国特点、世界体系及其治理等方面切题[1]。

一 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社会主义实践相结合的产物

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社会主义实践相结合的产物,它是中国人民在解决近现代世界问题的实践中提供给世界的治理世界的中国思路和方案。因此,要理解毛泽东思想,不仅要认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基本线索,更要认识中国历史,尤其是近代中国半殖民地历史及其文化演进的特点与脉络;也就是说,不知世界近现代史,我们就不能认识毛泽东思想;不知中国历史文化,我们也不能认识毛泽东思想。同样的道理,如果不能掌握毛泽东思想,我们就不能自觉践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和道路,应对未来的世界的挑战,更不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

1.革命是历史的火车头

——以中国和印度为例

中国应该是有治理世界能力和资格的国家,对于中国这样的国家,世界还真是不能小看。中国人的自信不是空话。我们走到今天,大家看看世界上,论历史年代,论它的久远,基本上少有跟中国能比的。毛泽东曾经说过“一个民族能在世界上在很长的时间内保存下来,是有理由的,就是因为有其长处及特点。”[2]世界上保持大版图且长时间能保存下来的国家是不多的,中国能保持这么长时间,还真值得研究一下。毛泽东还说:“我们的国家,是世界各国中统一历史最长的大国,中间也有过几次分裂,但总是短暂的。”[3]

近代以来的世界体系是英美人建立的,这个体系目前已是千疮百孔,但它毕竟有过辉煌的历史。昨天美国人曾经羡慕过英国,今天我们也曾羡慕过美国,羡慕过西方。但是仔细想一想,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我们中国这么长的历史,有的同学说长历史算什么,问题是长历史还保持这么大的版图是一种能力。中国讲究“久”,久久为功,能长久的才是有力量的。与中国同龄的大版图国家,好多都没有了。罗马帝国没有了,拿破仑帝国没有了,奥斯曼帝国没有了,奥匈帝国没有,大英帝国没有了,苏联帝国在眼前没有了,美帝国主义也快没有了。而中国“周虽旧邦,其命维新”[4]。

在这其中我们这一代人是幸运的,在我们眼前看着一个偌大的苏联帝国确实已经没有了,另一个帝国确实已经开始在崩溃了,而昨天还让人家瞧不起的中国却在这瞬间让他们刮目相看了。这种历史上罕有的高浓缩的事件,在我们眼前就像过电影一样,让我们这一代人全看了。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问题在于,中国在这些大变局中却更加生机勃勃,其发展持续三十年后仍强劲有力。这是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奋斗的结果,所以说我们是幸运的,这首先归功于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中国共产党。

在此,需要说明一下,我说的美国衰落,不是说作为民族国家的美国衰落,而是说作为帝国的美国衰落。比如作为帝国的苏联不在了,但是作为民族国家的俄罗斯还在,美国将来也可能是在,但它已不是帝国了。今天特朗普外交大幅放弃美国所承诺的海外责任,就是作为帝国的美国衰落的标志。

说中国就不能不说印度,因为印度,当然还有埃及,是与中国同龄的大版图国家。

印度和埃及与中国都属文明古国,但今日印度的“内脏”、灵魂甚至骨架已被英国殖民统治者完全粉碎了。埃及也是一样。英国从欧洲分裂中大获其利,为了实现其殖民利益,它将利用欧洲大陆破碎操纵欧洲政治的经验移植到英殖民国家。如果说欧洲版图是“根骨粉碎性骨折”,这最多让欧洲扩张不远;那印度大陆就被英国人弄成“盆骨粉碎性骨折”,这使印度不能再生。这都是英国殖民主义者惹的祸。因为只有使印度更深度地碎片化,小小的英伦岛国才能实现对南亚次大陆最大的国家印度的殖民统治。

那么,为什么英国在二战后离开印度时又要为南亚次大陆保留印度这么一个主体版图呢?因为英国人在退出印度之前还有复辟昔日帝国的安排,还要恢复它的世界权力。要控制世界就得控制印度洋,就要控制印度。印度洋是世界制海权的核心,因为这里是世界工业资源的心脏。如果说古代霸权控制世界的本质是为了占有农耕土地,近现代霸权控制世界的本质则是为了占有工业资源。

英国退出印度前,为其重返印度洋的目的,加速推进印度社会的碎片化,这首先表现在所有制方面。与中国不同,印度独立时,没有经过革命,尼赫鲁空有一个总理头衔,手头既无钱也无军队,面对英国人留下的庞大的“胡汉三”“刘文彩”“黄金荣”“杜月笙”等大小私有者,一个都动不了,什么也干不成。与中国比较,就说修路,你看中国一条路就修到青藏高原上了,日本狭小做不到,印度版图大更做不到。2000年我到印度访学一年,给大家看看这是我在印度尼赫鲁大学国际政治系的正门前拍的照片,就这样子:

1、

尼赫鲁大学国际政治系正门张文木摄于2000年

这是尼赫鲁大学国际政治系的正门,当时我经常从这里进去上课。听说现在还是这样。尼赫鲁大学可是世界著名学府,这样的破落的大学院系在咱中国是找不到了。为什么不改变?因为它没有经过革命,庞杂的私有制,封建主义、殖民主义直到到资本主义的大小私有制全保留着,搞不动。体内若有太多的营养截流,很快就会出现营养堆积,“将军肚”,血脂高都出现了,最后就是并发症。所有制与人的身体一样,过度的财富截流所引起的“并发症”,就是社会革命。

与印度不同,中国经历了彻底的社会革命。列宁说“革命是被压迫者和被剥削者的盛大节日”[5],中国革命打通了中国社会的“任督二脉”,革命后的中国获得了新生。

在这个问题上,还真要“感谢”那位蒋委员长,抗战后他挑起内战,一打内战,那些大大小小的胡汉三、杜月笙、黄金荣、刘文彩等全部被赶到台湾岛上去了。大陆这边生产资料所有权干净了,就留下两大部类,国有制和集体所有制,经济投资没有无效截流,真正做到了毛泽东说的“多快好省”。大家知道,造成大面积和持久浪费的因素主要在于私人所有制对投资的过多截流。比如,修一条从清华到北大的公路,一路上只要有胡汉三、刘文彩等大小地主的土地私有权,你都得向他们付出几乎是天价的租地或买地的费用。中国现在住房商品化了,“钉子户”也就出现了,拆房的代价与过去比就不可同日而语。这还没有涉及土地所有权。目前土地所有权还是国家的。可是印度是私有的,所以,他们做不到中国经济建设中的“多快好省”,搞什么都搞不下去。

在地缘政治上,英国人为了自己的殖民私利,在离开印度时几乎把印度版图原有的地缘政治优势全给人为破坏了。大家看这张印度的地图,这是我在家里自己拍摄的。在此,我顺便给同学们多说两句,我们学地理、学国际政治的时候,要学会看立体地图,不能只看平面地图,平面地图看不出的东西,立体地图就能看出来。看平面地图说得是神话,看立体地图说得就是人话。我们很多老师上课的时候,在平面地图上“指点江山”,状如赵括,多不靠谱。当年毛泽东进军西藏平叛,胡适和西方学者说中共拿不下来。毛泽东反驳说胡适“他那个‘大胆假设’是危险的”,至于其中原因,像他那种“没有亲临其境,没有打过游击战争的人,是不会知道的”。[6]

2、

印度地形/张文木根据《世界地形》(星球出版社2011年修订版)拍摄

大家看,这是印度,其面积占据南亚次大陆主体部分。它对中国有影响的是西东两面:西面是巴基斯坦,从这里可南下印度,北上中国;东面有缅甸,从缅甸可进入中国云南和西藏。这西东两条路相当于拥抱中国青藏高原的左膀右臂。印度南面的斯里兰卡相当于印度进入印度洋的前脚。英国殖民统治时,他们牢牢控制着这三个地区。当英国走时,让北面的巴基斯坦、南面的斯里兰卡和东面的缅甸都从印度独立出去了,这样一来,印度向外伸张的“胳膊腿”都被截掉了。北不能拥抱青藏高原,南不能拥抱印度洋,最后就留了个没胳膊没腿的上半身,还浑身是私有“病”,保留了庞杂和不能触动的私有制。英国人为什么当时只把巴基斯坦分裂出去而不把印度版图彻底分裂呢?英国人还要回来控制印度洋,留个大印度做基地。但在回来之前,让印度什么都干不了,更不能强大。

1948年,中国与印度大体处在一个起跑线上。1947年8月印度和巴基斯坦分裂,分出印巴两国。同期我们在打内战,但避免了国家分裂。为什么我们能避免国家分裂,除了中国共产党代表历史进步潮流外,还有就是我们党掌握着军队。印度国大党什么也没有,尼赫鲁上任时就是个空位置,要钱没钱,要枪没枪,干不了事。为什么?英国人就不让他干事,英国人有意使印度成为“残疾人”,块头很大,内脏和灵魂却被英国人踩碎了。英国历史学者埃德蒙·R.利奇在《缅甸高地诸政治体系》一书中发现:“教派归属很好地充当了分裂的标志。”[7]到印度看看去,印度所有权庞杂,诸神众多。神是生产资料所有权在人间的图腾。早在20世纪30年代毛泽东就告诉斯诺:“印度不经过土地革命是永远不会实现独立的。”[8]

有人说,你说的是近代殖民地时期的印度,当代印度已构成对中国有威胁的国家。

我不完全同意这个看法。大家再看这幅立体地图。印度这个地方没胳膊没腿的,难不成还能从这恒河低地爬上四五千米高的西藏高原?怎么上,上不来。大家查查历史,几千年来,以现在的版图,中国北面、东面和西面的边界线都有伸缩,只有西南边界没有变化,其间印度就与中国中原政权也没有打过什么像样的仗;当年土藩王朝崛起于拉萨南面雅砻河流域,可它没有就近向南扩张至印度而是向北扩张至甘肃一线,为什么,向南地形不允许它。

藏南在这个地方,你若只看平面地图,就理解不了1962年毛泽东为什么出手后又迅速退回来了,看立体地图就知道了。下去容易回来难。1962年,尼赫鲁在这个地方骚扰我们,坚持所谓的“麦克马红线”,基辛格说:“中印边界冲突中,军事后勤条件对印度有利,因为喜马拉雅山离中国的力量中心过于遥远。”[9]他说的对不对呢?是对的,因为没有充足的补给线,山高路险,进易退难,人家一旦逆推回来,你就危险了。毛主席这一仗打得非常好,动如脱兔,静如处子,有理有节。与古巴导弹危机同起同落,让美苏根本插不上手。尼赫鲁在这里打了一个糊涂仗,想等着美国来帮他,可美国人来时战争已经结束了,中国还把印度俘虏养得黑胖黑胖的,枪擦得亮亮的还给了他。从地形论,毛泽东处于不利一方。现在还有人埋怨毛泽东为什么退回来,你说为什么退回来,不行你来试试?有的人还说毛泽东不懂现代战争,那请问在藏南地区是用坦克还是用导弹?

四川之于秦岭与印度之于西藏高原,在地形上有相似之处。曹操当年从秦岭南下占领汉中后又将汉中——更不要说四川——放弃了,退到秦岭一线。毛主席读书读得活,20世纪30年代有人说毛泽东就知道《三国演义》[10],同学们,看什么书不要紧,关键是看活。你就看了圣经、看了马列,读死书也是白搭。毛泽东书读活了,作战完全是因地制宜的灵活套路。有的同志研究说,曹操当时应该趁势把四川拿下来。看看蒙古大汗蒙哥入川后战死在钓鱼城的史例,就会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曹操若拿下四川,最好的结果是变成四川人,那样他就不是一个中原帝王了。四川这个地方和印度是一样的地形,进去容易出来难。当年张国焘要退回四川,1938年蒋介石入川,重庆和汉中全在他手,这时张国焘若在回四四川,那结果充其量就是被刘备算计的刘璋,或被清人剿灭的张献忠,而不可能是曹操或李自成。毛泽东当时告诉张国焘说不能进四川,进了四川就会被“瓮中捉鳖”[11],张国焘不听,为什么张国焘会这样?北大毕业的,不接地气。

北京大学是一个很不错的大学,思想开放,但也有不接地气的缺点。前阵北大到处拉“杰出”校友,为名人立像。我说1918年至1919年间,青年毛泽东在北大图书馆工作过,当过管理员,还参加了北京大学哲学研究会[12],为什么不拉这样的校友并为他在今天的北大图书馆前立个青年毛泽东像呢?青年毛泽东手握《湘江评论》,冷眼向洋看世界,立志“改造中国和世界”[13],我们的孩子看了这以后就有报国壮志。立了那么多雕像而不立青年毛泽东的像总得有一个道理吧。论打仗,跟毛泽东比不上;比写毛笔字吧,写不过;写作文,写不过;搞哲学,搞不过;搞历史,也搞不过。搞不过就是不立像,这就没文化了。如要彻底,那干脆就把校牌“北京大学”四个毛体字换成仿宋字,不换,为什么,舍不得,毛泽东这几个字写得太好了,这显然是不敢面对现实的鸵鸟做法。为什么?不接中国地气,不接中国问题,满脑子西方标准。看看印度吧,若没有毛泽东,今天的中国可能还不如印度。

接地气的人,一定要面对现实。生死之地见真理。张国焘后来亏得跟着毛泽东到了陕北,不然1937年蒋介石到了重庆以后,就真没有出路了。我们张家有两个人都爱到四川,一个是张献忠,一个是张国焘。李自成进了四川以后,不留恋,顺着汉中出来到了陕南,后来进了北京。毛泽东从四川出来后,进入陕北,最后也进了北京,取了天下。

除了毛泽东,历史上还有两个有哲学的大人物至印度家门而不入,一个是来自马其顿的亚历山大大帝,他生于公元前356年,卒于前323年,有学问,他的老师是亚里士多德。亚里士多德是有学问的人,他的学生亚历山大自然就有哲学头脑。他从希腊打到印度河上游后,思考了三天最终班师回朝[14]。他为什么不南下进入印度呢?进去就出不来了,这对亚历山大来说没有太大的意义。第二个人是成吉思汗,成吉思汗把整个欧洲都打遍了,也在印度河边停下来了,请丘处机在那儿谈了三天。丘处机跟他谈什么,谈养生[15]。大家要知道,丘处机是一个大学问家,学问家和政治家谈话是有讲究的,不会直接谈政治,他谈养生,养生与政治的道理是相通的。战略是干什么的呢?战略就是用于国家养生的学问,不是用于国家拼命的学问,不要把战略弄得见谁都打,那是战役层面的事;战略是国家长治久安和可持续发展的学问。如果凭打就能打出天下来,那我们在这儿找一个身体最好的,出门见人就打,看他能走多远,我估计两个保安就把他制服了。“911”后,小布什说有七个邪恶轴心要打,中国、俄罗斯都在里头,你说这不是疯了吗。为什么美国会出现小布什这种人呢,不接地气,富家子弟,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不知事情之难,看的是平面地图,不看立体地图。

成吉思汗与丘处机谈话之后,最终决定返道新疆,取中原。成吉思汗身边还有一个耶律楚材,他与丘处机一样也是有学问的人,耶律楚材在诗中说“古来天险阻西域,人烟不与中原争”[16]。意思是说西域到中原路途太艰险,双方接触都很难,更不要说打仗。

我们研究问题要有唯物主义,要接本土的地气。好思想是从土里长出来的,尤其是从本土里长出来;而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你从外面带一点思想——哪怕是马列主义——到中国来,若不能在中国扎根,那它就会水土不服,人听不懂,这样的思想自然就行不通。与王明等不同,毛泽东思想是从苏联十月革命传来并经中国土地生长出来的马克思列宁主义。

用长期和间进的方式销蚀一个民族的战斗精神,是西方殖民主义推行对外文化战略的重要手段,而让被压迫者放弃武装则是这些计划内容的核心。1798年夏,法军登陆埃及,10月开罗发生暴乱,拿破仑对其实行了极为严厉镇压。但对德高望重的伊斯兰教长舍伊赫(舍伊赫,阿拉伯游牧部族的首领和农村中的长者称号,埃及等国某些伊斯兰教派的教长也称舍伊赫),则网开一面。当时法军并不理解,说他们是“暴动头子”,应该处死。拿破仑回应说:

不,这个民族同我们和我们的习惯太格格不入了,我宁愿这个民族有象他这样既不能骑马,又不能拿刀的首领,而不愿意看到象穆腊德别和奥斯曼别伊[17]那样的人当首领。把这个衰弱无力的老人处死对我们不会带来任何好处,,反而会产生比您所预料的更为危险的后果。[18]

拿破仑的话是对英国在印度扶持甘地、在南非推举曼德拉政策的透彻说明。马克思说:印度的命运是悲惨的[19],这是因为印度从灵魂到身体全被英国殖民主义者肢解了。去过印度的人知道,小城墙古迹多,这说明古印度是国家众分,地众分说明国家分裂,神众分说明精神分裂。如果中国也跟印度一样,有好多个宗教、宗派,宗教教派多了,今天这课就讲不下去了,甚至连饭也吃不到一块,更不要说讨论问题,一天到晚内斗。你的神和我的神不合,就弄不到一块了。印度神多,是英国人有意给它留的。英国人、美国人都虚捧印度是宗教和种族博物馆,虚捧它是有“包容力”的国家,这是忽悠。无中心的包容,其结果是没有力量。英国人从不这样干,他们长期镇压爱尔兰人,不允许国家分裂。美国人也是这样,他们杀光了印第安人。神多民弱,我们中国若有数不清的宗教派别,意识形态不统一,大家还能坐在一块儿吗?坐不到一块儿,天天争吵这样咱们就没有力量,中国就走不到今天。

英国人在建立世界帝国过程中,也学会了比较圆熟的治理世界的政治谋略,二战后,当英国人失去帝国时,他们又很快学会并掌握了文化诱导世界政治的谋略。前者的核心是“均势”,后者的核心是“普世”,而实现二者的核心手段是“间接战略”[20]。这种战略的核心在于把战斗行动减少到最低限度,主张翼侧迂回,以避免从正面与敌直接碰撞;强调用各种手段袭击和震撼敌人,使其物质上受损,精神上失衡,最终达到不经决战而制胜的目的。在文化战中,避免用直接表达而在尽量多地用间接的方式传达其战略目的,并诱导对象服务于自己的目标,与西方其他国家相比,这是英国人最擅长的手法。

2000年,我曾在印度尼赫鲁大学访学,我发现马克思列宁主义学说在印度大学里有广泛的传播,尽管英国人不允许印度人掌握这种思想,但英国统治者不是直接而是用间接即用普世的学说淡化印度人的革命灵魂。你看甘地,再看曼德拉,两个多像呀,还有马丁·路德·金,这三个人都有共同特点,能坐牢,非暴力,不合作。能坐牢谁怕你呀;不合作,英国人不怕,只要你非暴力就行。马丁·路德·金说他有个梦,梦你尽管做,你只要不拿枪就行。毛泽东是拿枪的,拿枪就是唯物主义。印度曼德拉和甘地这两个本质上是一个人,是英国一个模子倒出来了,他让大家不去斗争,去坐牢,然后放你出来,再给你诺贝尔奖,甘地、曼德拉这样的奖最多,诺贝尔奖中的社会科学部分多是用于麻痹第三世界的。

英国人的这种“塑造”文化的方式不独用于东方,对于与他们长期对立的法国人,英国人也不放过。大家知道,1789年法国大革命是在1644年英国资产阶级革命之后,英国人明白,这是对法国历史有重大推进作用的伟大事件。但英国人不愿意法国强大,于是他们用貌似客观公正的“普世”作品丑化这场革命,将它描写为暴民们发动的反人道的恐怖杀戮。比如英国作家狄更斯的作品《双城记》就是这样一部用貌似客观公正的博爱方式妖魔化法国大革命的作品,将它描写为一场暴民运动。这部作品的艺术感染力如此之强,以至82年后即1871年法国巴黎社会主义革命政权诞生后因不敢再使用暴力反被梯也尔反扑势力推进血泊之中。可我们至今未见英国像推崇《双城记》那样推出对梯也尔屠杀巴黎公社社员谴责的作品。

当时生活在英国伦敦的卡尔·马克思为巴黎工人阶级寄以极大的支持并在理论上对巴黎公社的失败教训予以总结。他通过《法兰西内战》这部伟大著作破天荒地为工人阶级提出了他在1848年《共产党宣言》中设想,欧洲大革命被镇压后发现,在1871年巴黎公社被镇压后更加明确了的工人阶级必须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国家的思想[21]。

今天的美国人对这些文化殖民的手段也是运用起来也相当娴熟。俄罗斯学者谢•卡拉-穆尔扎在《论意识操纵》一书中写道:

西方的大众传媒实际上根本没有关于亚洲的认真报道。来自中国、印度,甚至日本的报道除了一些奇风异俗(农历春节、空手道、中国的饮食),就是一些令人厌恶的东西(色情旅游、麻风病、黑社会),再不就是有刺激的政治报道(恐怖主义、宗教暴力、毒品贩子的公开死刑)。[22]

事实证明,这些“和平演变”的手段对中国的破坏作用是有限的,其原因是中国没有被完全殖民化的历史。有主权的国家才可能有自己的民族英雄。看似无意识和无政治的古玩收藏市场最能反映一个民族的潜意识及其结构。咱们到古玩市场看一看,有没有见过买或卖秦桧的字,有没有见过卖汪精卫的字,没有吧。雷锋的字也会有人收藏,因为他是英雄。这样一个有道德高地的民族你能战胜吗?当然不能。日本人叫梅兰芳出演,刀架在脖子上,梅兰芳就是不演,这就是民族不败的力量。毛泽东为什么称梅兰芳为“梅先生”,这是因为在抗战的关头,身在敌占区的梅兰芳看穿了日本人的阴谋,拒绝与日本人合作,决定“蓄须明志”,“息影舞台”,以此激励中国男儿英勇杀敌,誓死报国[23],显示出真男子的气概,这样的人就是中华民族的英雄。

现在有些文艺片已少有这样的认识了,弄些什么呢?弄一些《色戒》之类的作品,男不男女不女的,父子同台献艺,当爹的留个大胡子,当儿子的留长发戴耳环,这都是要扼杀我们民族自觉自立精神的殖民文化。英国殖民时期,香港出来一个李小龙,李小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后对香港人心的巨大震撼,它使香港人有了中国人的文化自信,这在李小龙的武术中体现了出来,结果如何呢?结果是李小龙年富力强时“因病不治身亡”,最后弄了另一个“龙”,一改李小龙武风,整天钻在阴暗的地沟里,满脸黑污。香港回归后,又收摊不打了,穿一身西服,干吗呢?搞普世价值,搞环保,战斗精神一点也没有了。殖民文化就是要用一切形式打掉殖民地被压迫人民的战斗精神。打倒一个民族,首先是打倒或分裂这个民族的主体精神,而英雄主义就是主体精神的集中表现。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观察者
1 2 3 4 5 6 7 8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