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m88明升视野 / 正文

胡懋仁:西方民主只是一种“最不坏”的制度

2018-12-04 20:45:55 作者: 胡懋仁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西方国家在九十年代之后,在非洲大力推行西方式民主,结果那里有不少国家根本就没有民族国家的概念,还是以部族作为当地社会的基本构架。这样的所谓民主选举只会挑起部族之间的矛盾和冲突,进而引发内战的发生。西方还把这种所谓最不坏的制度上升到普世价值的高度。

丘吉尔:我们的民主只是一种“最不坏”的制度

西方国家在九十年代之后,在非洲大力推行西方式民主,结果那里有不少国家根本就没有民族国家的概念,还是以部族作为当地社会的基本构架。这样的所谓民主选举只会挑起部族之间的矛盾和冲突,进而引发内战的发生。西方还把这种所谓最不坏的制度上升到普世价值的高度。其实,不要说在广大的发展中国家,就是在发达国家,这样的制度真的是最不坏的制度吗?有人说,这种制度就是让人相互推诿,没人愿意承担责任。一有问题,就是相互指责。这种所谓民主制度的前提是,政府先天就是有问题的,官员先天就是恶的。从这个观点出发,当然要进行必要的制约。有制约不是坏事,但是如果只有制约,没有责任,没有担当,没有政府对民众服务的自觉和热情,那么这样的制约就会造成大规模的低效率。

丘吉尔:我们的民主只是一种“最不坏”的制度

丘吉尔有句名言,原话怎么说的,没有查到。但大意是说,“民主是一种最不坏的制度。”这话听着多少有点别扭。为什么不说最好的制度,偏要说最不坏的制度?这两者之间有什么不同吗?从语义学角度来说,这两种修辞没有什么区别。但说法的不同,表达了含义的区别。如果丘吉尔说“最不坏”,可能是有人说,这种制度也是有毛病,有坏处的。但丘吉尔反驳说,其他制度也有坏的一面,跟民主制度比起来,民主制度就算是最不坏的了。是不是有这样的意思呢?可能是有的。

当然,这里的所谓民主制是指的西方式的民主制,而不是所谓抽象的包罗万象的民主制。那样的民主制,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其实,西方的民主制,在不同的国家,也是有着一些区别的。比如,英国的君主立宪制,那个国家元首纯粹是一个摆设。虽然英国老百姓并不特别反感,但摆设就是摆设,没有多少实质的用处。而美国和法国的总统就是很有实权的。美国甚至没有政府总理,而意大利的总理和德国的总理权力就比较大,对比之下,他们的总统也多少有点摆设的味道。

但支持西方民主制的人们可能不这样认为。他们认为,西方民主制的核心就是一人一票,言论自由、两党制,诸如此类。跟美国民主制完全一样的菲律宾和利比里亚,在经济、政治等方面却与美国有着很大的差别。而且,利比里亚长年内战,民不聊生是一种常态。为什么同样的民主制度,在不同的国家里,所造成的结果却有如此之在的区别?

按照中国人的观点,还是那句老话,总是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采用相关的制度和政策。丘吉尔说的民主制度是最不坏的制度,应该是指英国当时所实施的制度。但这并不等于其他一切国家都必须或者应该实施这种在英国看来是所谓最不坏的制度。

无论是最不坏还是最好,总要适合那个国家的具体情况。而且所谓最不坏或者最好,还要看这种制度给这个国家的人民是带来更多的福祉还是更多的麻烦,或者是祸害,甚至是灾难。西方国家在九十年代之后,在非洲大力推行西方式民主,结果那里有不少国家根本就没有民族国家的概念,还是以部族作为当地社会的基本构架。这样的所谓民主选举只会挑起部族之间的矛盾和冲突,进而引发内战的发生。至少人们看到,在某些非洲国家,这种所谓最不坏的制度,带来的结果却是相当糟糕的。

我们国家的台湾省,也在实行这种西方式的民主制度。前些年,他们还为此感到自豪,感到对大陆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性。可是,这些年来,这样的一个制度给台湾同胞带来的是什么?李登辉时代的戒急用忍,陈水扁时期的一边一国,都让台湾经济发展受到较大的负面影响。马英九虽然略好一点,但他的三不政策让台独势力日益猖狂,有利于两岸服务贸易的政策硬是推行不下去。而蔡英文的执政则让台湾的经济大幅度地下滑,台独势力更加肆无忌惮。人们不妨看一下,这样的西方式民主制到底给台湾带来什么样的进步?给台湾人民带来什么样的好日子?只有四个字:乏善可陈。

西方还把这种所谓最不坏的制度上升到普世价值的高度。其实,不要说在广大的发展中国家,就是在发达国家,这样的制度真的是最不坏的制度吗?有人说,这种制度就是让人相互推诿,没人愿意承担责任。一有问题,就是相互指责。这种所谓民主制度的前提是,政府先天就是有问题的,官员先天就是恶的。从这个观点出发,当然要进行必要的制约。有制约不是坏事,但是如果只有制约,没有责任,没有担当,没有政府对民众服务的自觉和热情,那么这样的制约就会造成大规模的低效率。美国加州这次山火,烧了那么久,死了那么多人,又有更多的人失踪。已经进入避难机构的人们又遇到极大的许多困难。对这些问题的解决,效率是低得让人难以想象,这不禁让人感觉,这是美国吗?这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吗?疑惑归于疑惑,但事实确实如此。如果如丘吉尔所说,这就是所谓最不坏的制度,那么比这个最不坏的制度还要坏一点的制度又会造成什么样的可怕结果呢?

当然,我们不会因此来全面否认西方的民主制度。有些好的合理的因素,我们也是需要借鉴、学习和吸收、采纳的。但对于这种整体的制度性的东西,我们是不能全面照搬的。它到底是不坏的,还是最不坏的,不是由它自己说了算的。

国内有的人,特别推崇西方民主选举中的所谓“一人一票”。但是,有在西方生活过多年人看到,那些持有选票的选民,对于要投票的候选人,真的了解多少?除了看到电视与选举广告海报之外,选民对于这些候选人其实几乎一无所知。这样的一人一票又有多少真正的民主价值?回顾台湾,陈水扁、蔡英文都是所谓一人一票选出来的。结果呢?台湾老百姓所吃的苦头,是选民自食恶果?还是这个所谓最不坏的民主制度所为?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北航老胡之闲话”,原标题《“最不坏”的制度》】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北航老胡之闲话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