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经济民生 / 正文

杨斌:狙击野蛮人、金融攻击与新市场失灵

2017-03-23 11:25:25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摘要:当前中国面临着应该优先保汇率还是保外汇储备的争论,从我提出的新市场失灵理论可以看出两者并不矛盾,因为货币贬值过大会抑制贸易外汇需求但难以抑制投机需求,很可能反而会诱发投机需求猛增并加速外汇储备的流失,即使政府不直接干预也会诱发各种套汇行为和资本外逃。

导言:1999年美国金融自由化废除了关键的罗斯福法规之后,各种资本市场实际上都变成了市场失灵的捕鱼猎场,价格长期高涨仿佛像是撒开鱼网并播撒诱饵,无论广大股民还是炒作技巧娴熟的操盘手都成了猎物,他们可能有上百次成功争抢到了鲜美可口的诱饵,但是,只要遭受捕鱼者收网的一次失败就成了盘明升ms88餐。

当前中国面临着应该优先保汇率还是保外汇储备的争论,从我提出的新市场失灵理论可以看出两者并不矛盾,因为货币贬值过大会抑制贸易外汇需求但难以抑制投机需求,很可能反而会诱发投机需求猛增并加速外汇储备的流失,即使政府不直接干预也会诱发各种套汇行为和资本外逃。

中国应支持特朗普恢复罗斯福的金融监管法规

特朗普竞选时曾反复承诺恢复保护实体经济的罗斯福法规,2017年3月特朗普的顾问斯通再次重申总统的立场没有改变,特朗普已经像竞选时承诺的那样废除了多德—富兰克法规,他还会像竞选时承诺的那样恢复罗斯福的银行监管法规。特朗普的顾问斯通说不必担心华尔街的人影响总统决策,因为“决定政府航船的方向是船长而不是船上搭载的老鼠”。[1]

狙击野蛮人、金融攻击与新市场失灵

当年罗斯福是首先推出监管法规整肃华尔街的金融野蛮人,然后再推出扩大基础设施投资计划刺激社会有效需求,否则在金融野蛮人猖獗的情况下扩大基础设施投资就难以奏效,很可能无法刺激社会有效需求反而刺激了资产泡沫膨胀,变成了金融野蛮人趁机获取超额暴利的投机炒作题材、道具。

罗斯福监管法规认为野蛮人自身并不具有非凡力量,他们的力量来自利用巨额存款提供的杠杆融资手段操纵市场,因此,制止野蛮人行为的关键切断其银行杠杆融资来源,禁止美联储、商业银行直接、间接向金融投机提供信贷,一旦华尔街被剥夺了杠杆手段就失去了呼风唤雨的魔力,他们利用自有资本来承担风险时就会三思而行而不会冒险。

当前特朗普政府尚未恢复罗斯福监管法规的情况下,无论是美联储多次加息还是扩大基建投资都存在着很大风险,美联储多次加息可能吸引美元回流并加剧空各国市场风险,各国货币大幅度贬值会严重影响美国实体经济的出口,迫切需要恢复罗斯福法规禁止银行信贷支持外汇炒作,才能为特朗普促进基建投资和出口创造良好的条件。

中国应该建议特朗普共同恢复罗斯福法规遏制金融投机,禁止银行信贷用于外汇操纵、炒作损害两国实体经济,恢复二战后高速增长时期卓有成效的国际监管合作,共同确保外汇交易为国际贸易而不是金融投机服务,像当年一样将索罗斯这样作空攻击各国货币的投机家绳之以法,严厉禁止利用经济危机发国难财的趁火打劫行为,历史实践证明这样限制投机资本自由的金融监管法规,有利于各国的实体经济发展和促进实业财团利益。

二战后初期美国在国内严格实行罗斯福监管法规,却故意在海外为华尔街保留获取投机暴利的乐园,因而日本、德国在二战后曾经长期经济恢复缓慢。美国还在旧中国勾结四大家族炒作美元和各种紧缺物资,结果激起了中国人民的反抗并加速了国民党垮台。

美国吸取国民党垮台教训后高度重视资本账户管制,以免向盟友提供的援助资金落入金融投机资本手中。美国还要求日本制定了类似罗斯福法规的监管条例,实行严格的资本账户管制确保紧缺外汇用于经济重建。这同20世纪80年代美国给日本的政策建议截然相反,从日本战后增长奇迹到泡沫经济导致二十多年经济停滞,就能知道资本账户管制才是良药而金融自由化则是毒药。

中国推行股市、汇市、期货市场等方面的金融改革,有必要考虑多种不同的思路并进行有控制对比试点,但是,应该主要借鉴西方战后社会改良时期的成功经验,而不能重复日本、东南亚等金融自由化的失败教训。中国推行人民币国际化不能以开放资本账户为前提,而应借鉴美国战后依托实体经济的美元国际化经验,当年全球各国普遍实行资本账户管制并禁止各种投机,并未妨碍美元国际化反而促进了贸易投资空前发展。

金融改革、外汇市场与新市场失灵

罗斯福的金融改革成功避免了大萧条长达半个多世纪,西方社会改良时期的资本账户管制也成效卓著,曾成功缔造了西方数百年来罕见的黄金经济增长时期。但是,西方经济学教科书却无法为这些成功经验提供充分的理论支持,以至于华尔街的垄断财团很容易游说国会抛弃了这些成功经验。

西方经济学教科书论述的自由市场经济就像美妙的“看不见的手”,能够通过价格机制自发恢复市场供求的均衡,任何人为干预都会影响市场恢复均衡和经济运行效率,无论是股市、汇市、期市、金融衍生品市场都是如此。西方教科书灌输的自由市场信条如此广泛流传,以至于人们面对着泡沫经济和金融危机频发,即使对理论为何难以解释现实感到困惑却仍然深信不疑。

深谙金融市场奥秘的索罗斯却坦言市场均衡理论是错误的,倘若他相信西方经济学教科书的那一套早就破产了。面对大股灾频发反复给中国股民造成的巨大损失,我撰写了新著《金融软战争—当心股票、存款横遭劫掠》,发展了马克思论述生产过剩现象的经济危机理论,提出了论述泡沫经济现象和金融危机的新市场失灵理论,可以很好解释罗斯福时代和西方社会改良时期的成功经验,为何金融监管和资本账户管制能够让市场经济更好发挥作用,对中国设计股市、汇市、期市等金融市场改革有重要指导意义。

狙击野蛮人、金融攻击与新市场失灵

国际贸易中商品交换需求产生了对外汇的市场需求,汇率是影响所有商品的国际交换的重要价格,汇率的大幅度波动不利于核算成本和制定贸易合同,二战后各国外汇普遍紧缺但货币贬值并不能恢复汇市均衡,原因是外汇的供不应求缺口过大时市场价格机制就会失灵,货币贬值非但不会减少外汇需求反而会因投机资本的涌入,导致正常的外汇需求曲线从向下倾斜扭曲为向上倾斜,进而导致外汇供求缺口的进一步扩大和外汇短缺危机,促使国民经济陷入外汇短缺和货币贬值相互加剧的恶性循环。

国民党统治时期美国纵容华尔街勾结四大家族谋取投机暴利,致使蒋经国整肃货币、外汇投机的反腐败运动归于失败。二战后美国迫于冷战压力不敢再继续纵容外汇投机,容许盟友推行社会改良并普遍实行严格的资本账户管制,严厉打击金融投机确保外汇用于经济重建取得了显著成就,这说明资本账户管制是完全可行并成效卓著的,但需要各国相互协调一致否则就容易遭到破坏。

当前中国面临着应该优先保汇率还是保外汇储备的争论,从我提出的新市场失灵理论可以看出两者并不矛盾,因为货币贬值过大会抑制贸易外汇需求但难以抑制投机需求,很可能反而会诱发投机需求猛增并加速外汇储备的流失,即使政府不直接干预也会诱发各种套汇行为和资本外逃。

中国进行外汇体制改革应该以新市场失灵理论为指导,应该借鉴西方战后普遍实行的资本账户管制的成功经验,限制出现过大的外汇供求缺口和汇率的剧烈波动,当外汇供求缺口不大时可以允许汇率自由浮动,但当出现过大外汇供求缺口和汇率急剧波动的压力时,有必要对投机性外汇需求实行严格的资本账户管制。

2015年大股灾后中国出现外汇储备急剧流失的危险局面,2016年索罗斯曾公开扬言准备作空人民币和中国股市,还声称中国外汇储备流失速度很快并只能维持三年。倘若美联储多次加息促使利率水平接近中国之时,索罗斯等金融大鳄重返中国进行作空攻击的危险就会骤增。

2016年底美联储加息后人民币已经反复遭受作空攻击,2017年美联储多次加息后资本外逃的压力还会大幅度上升。中国外汇体制改革必须面对这种长期存在的威胁,必须时刻准备打击外汇投机并维护国际贸易的平稳发展,因此,2016年底以来实行的严格资本账户管制是非常必要的,完全没有必要对此遮遮掩掩并刻意进行回避,应该抓住特朗普当选后美国金融资本遭受挫败的历史机遇,光明正大地呼吁并联合世界各国改革国际金融秩序,恢复罗斯福的监管法规和战后资本账户管制的成功经验。

中国还有必要反思外汇体制改革方向并摒除金融自由化误导,在借鉴西方社会改良时期成功经验的基础上进行多方案试点,西方金融自由化时期的做法也应该进行有限度的试点,目的是更好吸取其导致金融危机频发的失败教训。外汇市场因影响广泛并容易出现过大的供求缺口,必须长期保持资本账户管制才能维护正常的国际贸易,有必要通过试点摸索出能够有效防止外汇市场失灵的体制,这样才能有效抵御国际投机资本进行金融攻击的长期威胁。

狙击野蛮人、金融攻击与新市场失灵

黑色星期五灾难警示:不能让金融市场变成赌场

中国通过宝能公司威胁杠杆收购董明珠的格力公司,已经知道了金融野蛮人利用杠杆资金破坏实体经济的巨大危害,这种金融野蛮人威胁的仅仅是一家实体经济企业。但是,美国误导中国引入融资融券等杠杆投机炒作手段,利用民众的巨额存款催生巨大股市、期市泡沫,少数金融大鳄利用杠杆手段操纵整个股市、期市的危害就更大,威胁到所有股民、期民、上市公司和中小金融机构,其野蛮程度和严重危害比较杠杆收购有过之而无不及。

2016年11月11日晚上经历了黑色的星期五,中国期货市场夜市发生了令人震惊的金融动荡,具有长期炒作经验的投资者也蒙受了惨重损失。据说是受到特朗普启动大规模基建投资利好前景的鼓舞,中国的黑色系、有色系商品期货市场出现了高涨行情,众多投资者基于经济趋势判断纷纷入市并获利颇丰。双十一晚上期货夜市各种期货品种都出现了全面涨停,但随后短短数分钟内众多期货品种又突然闪电般发生了跌停。

一位经验丰富的操盘手用“腥风血雨、满目疮痍”来形容灾难惨状,他指出期货最难、最悲剧、最不公平的地方,就是做对和做错的重要性完全不对称,我们大胜百次,但只要大败一次,就可能再也没有下一次。数分钟的闪电暴跌,就可能将数年的盈利损失殆尽。[2]

我的新著《金融软战争—当心股票、存款横遭劫掠》,提出了能够揭示大股灾、期货闪崩灾难根源的新市场失灵理论,指出1999年美国金融自由化废除了关键的罗斯福法规之后,各种资本市场实际上都变成了市场失灵的捕鱼猎场,价格长期高涨仿佛像是撒开鱼网并播撒诱饵,无论广大股民还是炒作技巧娴熟的操盘手都成了猎物,他们可能有上百次成功争抢到了鲜美可口的诱饵,但是,只要遭受捕鱼者收网的一次失败就成了盘明升ms88餐。

值得指出,股市、期市暴跌过后人们对灾难惨况倍感震惊,却很少有人论述资本市场变成捕猎场所的根本弊端,那位惊魂未定的操盘手也仅仅是惊呼市场风险太大,劝告人们要珍惜生命并远离期货市场、远离杠杆。监管者也默认了数分钟内整个市场闪崩的如此明显操纵行为,采取暂时提高保证金等措施根本无法制止灾难频发。

我的新著明确主张中国金融改革的关键是借鉴罗斯福法规,应釜底抽薪切断投机者操纵市场必须依靠的巨大信贷支持。双十一期货市场灾难中所有品种在数分钟内发生闪崩,温州民间资本、山西煤老板等都不具有这样的强大实力,只有像大股灾时国际资本与国内买办联手作案,还必须依靠强大银行信贷支持才能做出这样的惊天大案。美国涉嫌对冲基金的资金来源也主要是银行信贷,介入中国大股灾的美国对冲基金长期担任美联储市场打手,他们不会大规模动用自有资本来从事高风险的冒险。

罗斯福法规禁止央行、商业银行资金流入金融投机领域,一开始虽然必然会带来资产泡沫破灭的强大冲击,但是切断了各种金融投机的银行信贷融资渠道,金融大鳄就会丧失借助巨额民众存款来操纵市场的能力,强迫戒赌后金融资本才会从虚拟经济回归实体经济,否则号召、鼓励金融资本脱虚向实只能是无效空话。

当年罗斯福从金融改革入手制订了格拉斯—斯蒂格尔法规,彻底切断了金融资本从事虚拟投机的获利来源,华尔街才被迫配合罗斯福后来推出的扩大公共投资政策,实体经济真正复苏后资本市场才获得了长期平稳发展。

中国很少有人重视我提出借鉴罗斯福金融改革的建议,这就是为何中国股市效仿美国模式酿成了大股灾,资本市场不为实体经济服务而蜕变为投机者捕猎场所,大量资源被金融投机的虚假高收益吸引流入了虚拟经济,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而投资刺激经济的效果却逐年下降。

狙击野蛮人、金融攻击与新市场失灵

商品期货是从大宗商品衍生出来的金融衍生产品,深受华尔街的中国学者总是强调期货市场的避险功能,但是,从期货市场闪崩的灾难中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出,这样的市场根本没有减少风险而且还极大加剧了风险,根本没有减少价格波动而且还极大加剧了价格波动,螺纹钢的期货交易一天就超过了生产企业全年的产量,企业规避价格风险根本不需要购买超过产量数百倍的避险合约,这种巨额赌注一旦失败就会带来数百倍于全行业产值的不良债务。

同样的道理CDS也可能会带来数百倍于违约债务的巨大风险,倘若不制定交易规模不应超过实际避险需求的法规,商品期货、CDS等金融衍生品就会蜕变为投机赌博工具,美国的次贷违约衍生品CDS就是这样打着避险幌子,非但没有防止风险反而制造了风险更大的次贷危机。

中国在双十一期间经历的期货市场出现闪电般崩盘,也是危害远远超过杠杆收购威胁董明珠的金融野蛮人行为,必须利用巨额民众存款才能获得操纵整个市场的能力,还必须将这种杠杆操纵力量集中在极少数人手中,才能协调一致操纵整个期货市场在数分钟内闪电般崩盘。

中国完全应该惩罚威胁董明珠的金融野蛮人,但是,不应对危害更大、更为恶劣的金融野蛮人放任不管,否则这些金融野蛮人就会提前透支扩大基建投资的利好,导致扩大基建投资刺激经济的政策效果递减甚至失灵。

商品期货市场在短短数分钟内发生闪电般的暴跌,供给和需求根本就不会在如此短时间发生如此大变化,价格也根本不是由广大生产者或消费者决定的,众多生产者或消费者不可能在极短时间内协调一致行动。这只能是极少数拥有强大资金实力的金融大鳄,为了获取投机暴利采取的协调一致操纵市场的行动,不是依靠自有资本冒险而是借助了巨额的银行信贷资金。

无论从罗斯福监管法规或反垄断法的角度来说,这都是监管部门有责任、有义务制止的违法行为,应该将公安部调查大股灾的成功经验常态化,迅速采取行动调查期货市场闪崩灾难背后的违法行为,否则就根本无法建立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期货市场。

1936年罗斯福新政时期通过的商品交易法规,禁止了除农产品等商品期货之外的大多数金融衍生品,就是因为大多数金融衍生品根本不能规避经济风险,同时还严格限制商品期货的规模不超过能生产者的避险需求,投机者的数量、规模不能超过生产者数量和规模,禁止华尔街为了获取投机暴利介入商品期货市场,以防止其利用巨额存款资金从事非法操纵市场活动,成功确保美国商品期货市场平稳运转了半个多世纪。

20世纪90年代,美国废除了罗斯福时代的商品交易法规,致使金融衍生品返古复辟并带来了巨大危害,高盛等华尔街大投行也重返商品期货市场,导致能源、农产品价格剧烈波动并诱发了中东颜色革命。中国的商品期货市场改革应借鉴罗斯福时代的成功经验,促使商品期货市场真正转向为实体经济服务,而绝不能效仿当前美欧废除罗斯福法规的灾难模式,其目的是帮助华尔街掠夺实体经济创造的财富。

[1] (EIRNS):《rump Advisor Roger Stone Goes After Deep State, Reaffirms Support for Glass-Steagall

》March 10, 2017,http://www.larouchepub.com/pr/2017/170310_trump_advisor_stone.html

[2] 网易新闻:《大血洗:我所经历的商品期货黑色星期五》,2016年11月12日,http://news.163.com/16/1112/11/C5LSTMQR000187VE.html

责任编辑:赵丹阳
来源: 微信公号yangbin999
相关推荐: 金融市场失灵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