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方位: 主页 / 杂志 / 举世财经 / 正文

孙力舟:“茉莉花革新”中的网络战

2013-04-17 16:58:06 作者: 孙力舟 谈论: 字体大小 T T T
与20世纪伊斯兰世界的民族主义革新或伊斯兰革新不同,2011年的革新并不带有新的严厉意义上的意识形态。相反,是那些在原有的意识形态影响下的人们运用了新的媒体技能。

自从突尼斯发作“茉莉花革新”引发“阿拉伯之春”以来,在阿拉伯联盟22个成员国中,现已有19国发作了较大规划的反对运动。与20世纪伊斯兰世界的民族主义革新或伊斯兰革新不同,2011年的革新并不带有新的严厉意义上的意识形态。相反,是那些在原有的意识形态影响下的人们运用了新的媒体技能。北京大学世界关系学院的中东问题专家王锁劳教授也以为,这是一次带有明显时代特点的“信息革新”。电视、播送、手机尤其是互联网等现代信息东西协助青年人达到了“革新”的意图。

网络攻防战的“矛”和“盾”都来自西方

在阿拉伯之春中,以流亡国外的反对派和本国的反对者为一方,以中东各国政府为另一方,打开了以屏蔽与反屏蔽为中心战役方法的网络战。风趣的是,因为阿拉伯国家遍及缺少信息技能人才和配备,屏蔽与反屏蔽的技能都是西方公司开发的。西方国家一面唱白脸,一面唱红脸,在向政府出售屏蔽设备的一起,向反政府安排供给打破屏蔽的技能,迫使政府有必要不断花钱向西方购买升级换代的屏蔽设备,真是“站着就把钱挣了”。

2011年美国国务院宣告,现已为有关软件和技能开发供给2000多万美元资金,协助中东地区的人们躲避由西方公司供给技能支撑的互联网检查。据研讨网络自在的安排“敞开网络”(OpenNet)发布的一份陈述,中东和北非至少有9个国家的ISP从前“为了屏蔽社会和政治内容而运用西方制作的东西”,“事实上屏蔽了总数逾2000万的互联网用户对这些网站的拜访”。突尼斯政府多年来都运用2008年被迈克菲收买的美国研制的聪明过滤器(SmartFilter)软件。迈克菲公司发言人证明这款产品曾卖给突尼斯,但回绝泄漏卖给了哪些客户。

值得指出的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已然反政府人士能够使用网络来安排发动,政府也就能经过网络监管手法,来辨认网上活泼的反对派分子,堵截他们之间的联络,阻止他们向潜在游行者发布消息,甚至对他们按图索骥,加以拘捕。现行世界法中没有任何规则阐明什么情况下能够过滤网络、中止网络,因而,政府封闭、过滤、堵截网络,并不带有非正义性,在国内和世界两个层面都是合理合法的。

具有世界最严的网络操控

突尼斯经济比较发达,与西方的文明沟通也较多。在非洲国家中,突尼斯最早接入世界互联网,也是上网费用最低的国家。据Internet World Stas 2011年计算,在突尼斯的1020万人口中约有360万网络运用者,和超越160万脸谱网站用户。一起,突尼斯的网络过滤墙也是世界最紧密的之一。

2005年11月,突尼斯主办了关于信息社会的联合国世界峰会(UN WSIS),本·阿里政权不只没有放松管控,反而加剧了管控力度。其时参会的外国记者就注意到突尼斯国内的反对派开端运用因特网作为东西打开反对本·阿里的运动。2010年,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谈到信息自在流转要挟激增的问题时,提到了我国和突尼斯。

本·阿里下台后,突尼斯互联网监管安排新负责人莫孜·查克楚克(Moez Chakchouk)说,他去看国家电话公司放置过滤设备的房间,大为震动。这位36岁计算机工程师说,房间里满是不认识的设备。他说,我不知道这些东西都是干什么的。内政部从2004年以来一向操控着过滤设备,整个国家的互联网流量全都要经过这些设备。无论如何,旧政权至少给突尼斯留下了世界最顶级的互联网过滤设备。莫孜·查克楚克表明世界专家看到这些设备都说:我国人能够来向你们学习。

责任修改:魅影
来历: 举世财经
1 2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现已有0人表态
时刻:
2014年12月28日 ~2014年12月28日
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中科资源大厦南楼4层 水木汇咖啡馆